| by 修改 | 公開 | 不公開 | 刪除 |

珊鳳你是白痴麼哦哦哦哦哦XDDDDDDDD
謝謝你的生日賀文呀vvvvv(自家站的novel 區終於可以更新了,想起來上次更新是何時呢囧?)
哎我暫時沒話說,等站子更新時再把感想一拼付上吧vvvv

祝自己生日快樂.

4 Comments »

| by 修改 | 公開 | 不公開 | 刪除 |

>>>亮冰冷的雙手撫上光的臉頰,“其實我們以前是不是認識的?光我喜歡你,好喜歡好喜歡
--節錄自"戲鳳求凰".

>>>“我喜歡你,真的

>>>“愈想與你有永恆就愈想殺了你。”梅雨垂下頭,人類傷心時可以用哭來發洩,她這個機器娃娃又可以如何?

--節錄自"機器娃娃".

 

>>>“是嗎?嘻,”兩人之間的默契,似乎忘了何謂顧忌,雪把頭靠在陽的肩膀上,喃喃說:“怎麼辦?我怕我會愛上你。”

“我想,在你愛上我前我會先愛上你。”
--節錄自"雪女".

 

>>>“夢見誰?”

“我娘。”明明是一個沉重的字眼,在他口中卻變得輕描淡寫,“還好沒有你。”

亮的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:“為什麼?”末句沒有疑問的上揚,平淡得不是一句問句。

“因為那是惡夢,是我承受不起的痛苦。”
--節錄自"絕色童話".

>>>你溫柔地為他拭淚:“童話中人魚公主失去了聲音的,而你說過最喜歡聽我訴說海底的生活;知道嗎?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。”

--節錄自"簡愛".

 

>>>“安心走吧,我已習慣了沒有你的日子。”

說完這話,那原本‘DUDUDUDU’斷斷續續的聲音形成一線,連綿不斷。那是全世界最好聽的音樂。

別以為,這個冬天只有你一人哭了。

--節錄自"冬天".

 

>>>靈漓摟著煌,抱得很緊。「答應我,不要殺死自己。」是真的害怕失去,所以她要煌的承諾。

「嗯。」煌輕吻靈漓的額頭,「沒有你的准許我不會死的。」

>>>煌手握靈漓的手輕吻,“你何時也成了斷了線的風箏?”

“停下來等等我好嗎?”

他為靈漓蓋好被子,輕道:“許個諾言吧,如果公主不起來,王子也不會回來。”

--節錄自"my wish – 公主的輕語".

 

>>>“就是你教我的魔法,你看著我表演給你看。”

這是一個小孩對少年單純的愛意,這是一個少年對小孩單純的愛護。
兩者相同的是,與對方邂逅那一刻開始,他們眼中只有彼此。

>>>封鎖記憶,被封鎖者沾到施法者的眼淚,一切魔法將會解除。”紅零舉起自己的手向焰說明“我知道你是誰,你是我最重要的‘王’。”仍是那麼堅定。

--節錄自"Stare You - 你 以 外 看 不 見".

 

>>>「含蓄的接觸──

我們單純地愛著彼此,沒想過也是一種罪。」
>>>
進藤發覺,自己經常去留意時間;兩人一起過的時間一天又一天,他希望將來也會是一年又一年。
>>>
──世界的盡頭在哪裡?

──呃?我沒想過。

──某本童話書上說,世界的盡頭就在海天相連的那一點。

──嗯,我記得那個故事。

──你說,如果我們一直這麼走的話,會不會有盡頭的一天?

──塔矢

──進藤,如果世界真的有盡頭的話,到時我們還能逃到哪裡?
>>>
──如果想逃的話,就逃到我這邊來吧。
>>>
歲月在人與人之間或大或少的距離中穿插,會忘記多少,又能記得多少。無法衡量的比例,總教人不得不去追憶或選擇性去遺忘;無法解開的結,矛盾的定律只會無止境地重演又重演。
--節錄自"二人".

 

>>>「我叫璉瑋。」二皇子說,女王只是微微一笑。

「璉瑋幫你改名字好嗎?」二皇子問,刻意跳過‘你呢?’這個問題。女王輕輕頷首。

「雅蝶。」銅鏡裡那高雅的蝴蝶,專屬於她與他的名字。「以後你就有名字了。」

女王笑了,天下無雙。
>>>
「在神靈面前,不容許貪心。」
--節錄自"天使的銅鏡".

 

>>>我愛你。

神田曾用那國含蓄的語言,說出直接而坦率的情感。
>>>留住了他的人,也留住了他的心。

以愛為名,他將他變成世上最美麗的娃娃。
>>>
如果說娃娃不允許有靈魂與情感,那麼到頭來,是誰將誰變成對方手中的娃娃。
>>>
說到底,他們不過想呆在對方的身邊,永恆地傾盡一切。
>>>“沒有人是不怕死的。”指尖略過長長的羽睫,最後停留在她額上的黑色十字架上,續道:“不過,對於永恆生命的憧憬,人類更怕看到自己所愛的人離開自己。”

瞳孔收縮,他忽爾輕笑起來,在暗黃的燈光襯托下顯得詭異:“因此他們經常向對方討承諾說‘不要比我早死’﹑‘要是你死了我可不饒恕你’之類的空話,自私地把那份人去樓空的孤獨拋給對方,卻忽略了他們在死神面前,其實什麼都做不了。”
--節錄自"以愛為名".

 

 

今天被人問喜歡誰,我說了現在沒有.
那之前曾經說過喜歡的算是什麼.
又到頭來,愛情是什麼.
其實我明明什麼也不懂,卻又大言不慚地寫了這些那些.
不過重看時又得到了某種感動.
哎不知道哩.

1 Comments »

詛咒下次壞機的日子= =

| by 修改 | 公開 | 不公開 | 刪除 |

死電腦你終於又回來了.
哎呀我什麼都畫不到寫不到看不到啊啊這兩個星期>田<!!!!!
先記錄下一些事,雖然是忘記得八八九九了.

>>>考試.
這個不予置評.
不過二姐這麼說:"你可不可以給我看一次你是很盡力溫習?"
霎時無言以對.

>>>聯校陸運會.
當啦啦隊很好玩也很興奮,蔡美琪騎士,基比奧騎士你們是所有王子的典範,愛死你們了.

>>>創藝.
第一次參與.
哎呀沒了愷子我真的什麼都做不了.
雖然很多都未能如預期的效果,還是付出得很快樂.
你們是功不可沒的臣子vvvv

>>>旅行.
沒有想像中的盡興,仍是很快樂的.
mini concert 很好玩,歌詞楊杏秀大愛.
不過嘛,你們為什麼吵架呢.

>>>壁報.
怎麼準備的時間那麼少啊啊啊啊...
做到發脾氣了,不過總算完成了吧.
何倩彤joey 梁慧何筱愷子特別鳴謝.
這次我會理直氣壯地說:我們皆是功不可沒的臣子.
哦不,我是皇帝啊哇卡卡卡卡卡卡XD

>>>然後是現在.
全心投入的感覺很好,即使過程中怨言太多,即使勞動中太疲累.
那一起付出一起期望的感覺太過美好.
年尾還有talent show 和fun fun show,啊還有緊接的年宵市場,我要投入.
我愛這個班會,只因為那裡有你們;你們總懂得如何給我鼓勵.
再來一起美好吧.

0 Comments »

冷笑話

| by 修改 | 公開 | 不公開 | 刪除 |

冷笑話網址:
http://www.acfield.net/bbs/viewthread.php?tid=88932&extra=page%3D2

領域果然是亮光的天下嘛,不該碰啊不該碰.
看得嘴角抽搐了嘛,小光光你果然魅力沒法擋XDDDDDD
小亮是男子漢,小亮的氣勢比光強比光大,我是很認同的,某種情度上,我是很喜歡弱攻的(羞)
好一句妻管嚴,即使亮受也要把光吃得死死的!!!!傳說中亮光們心中最理想的光亮?
好冷,由心處冷出來,現在是冬天嘛對不對.

>>>>>

今天是幾號了.一月十三日,我未算遲到.
怎麼會出現那種情況.
那又會是怎樣的感覺,我真的從不曾想過.
孩子,你真的沒礙吧.
沒有玩笑,也不容許有玩笑.
孩子,孩子,請再一次微笑著對我說我很好.
我們都很好.

2 Comments »

那一天突然想起

| by 修改 | 公開 | 不公開 | 刪除 |

應該是昨天吧.
突然想起兩個小學同學,陳演東和劉海勇.
現在一定比之前更帥了吧?這是想到他們後第一個想法.
想起那時嘛,那兩個模樣上有幾分相似,都近乎帥爆的男生,每一靠近都令人有種無法抑制的臉紅的感覺.
不過當時我有沒有臉紅就不知道了.
一個終日"情"﹑情"﹑情",另一個就終日"龍"﹑"龍"﹑"龍"...(汗)
也忘了是開洋學陳演東的還是反過來了,他們短暫的美術字生涯就無影無蹤了.
記得他們曾分別送了個"龍"字給我,而劉海勇即使三催四請就是不給,說男生把一個"情"字送給女生有夠奇怪的=3=
不過無論結果怎樣,最後那兩個"龍"字飛到哪去了我都不知道了囧.
又盡量回憶著小學時的種種,發覺只餘下一堆無法忘記的陰影,於是就後悔怎麼當時的我都不懂打日記?
笨蛋啊笨蛋.
直到現在,我還是無法走出那片陰霾,即使我經常說,我愛著我的小學生活.

>>>>>

兩年的歲月.
我還是無法正視,什至無法抬起頭來.
那是非常偶然的遇上,在那道一個人的路上.
看著自己的腳踏出一步又一步,我看不清你的表情,我參不透自己的所想.
今天,我依然逃也似的盡量教自己的視線沒有你.

0 Comments »

 

© Copyright 2003-2011 Powered by uhhooh.com | 討論區 | 服務條款 | 私隱政策 | Top